第四百一十三章 守墓人

迷航方舟 我是多多 11639 字 3天前

#自译解程序发送中,数据量正在缓慢增加中,预计三分钟后结束发送进程。#

“你们说,我们发送这个自译解系统它能够理解吗?

或者说它会用多久的时间来回应我们?”

三个人看着思旭,只是默默的看着,因为没有人能够给出一个确切的数字。

虽说这是一个自译解系统,但实际上却是一本对照字典。

这份字典以质子这种微观粒子为蓝本,通过电子数量的不同呈现来指引字典中表达的含义。

这种全宇宙通用的元素表达的变化就可以传递一些浅显的讯息。

在加上可以随着交流进程的推进,更为复杂的词句也会逐渐理解。

这样自译解系统就成为一个如同敲门砖一样的存在,以图像展示慢慢转变成语言的理解。

“主人!

我个人认为,能够维持这种东西的存在,那么绝对不会是以智慧生物本身为框架。

毕竟没有生物体可以提供如此高计算力的需求。

否则这种智慧生物的智慧将恐怖成什么程度将无法估量。

所以可以推测出,这其中一定包含了类似计算机单元的架构。

以高算力以及对比的效率来看,这个过程应该不会持续很久。

至少以计算机汇编语言来看,难度应该不大,所以主人可以放心。”

程序已经发送结束超过了半小时以上,思旭也开始逐渐失去了耐心。

正当他准备进行下一步举动时,这幅图终于做出了回应。

回应的内容以银河联盟通用语直接发送而来的。

“我是守墓人,我是墓地的长明灯。

未知的宏,请你立即离开这片区域!”

很显然对方是在进行驱赶,而驱赶对象则是思旭自己。

“宏?那是什么意思?”思旭问道。

不过思旭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自己手里的这几个人能够给出答案。

于是思旭打算亲自问问看,看能否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我们没有恶意,我们对你存在的形式很好奇。能否告诉我们宏是什么意思吗?”

短暂的沉默过后,画发来了新的信息。

“可见的是宏,不可见的是微。

我的使命是确保微中的宏不受影响,所以我会将所有靠近的宏都变成微。”

思旭看向二号:“它的意思是宏观与微观领域吗?”

“主人我认为这很有可能,虽然联盟语言可能会出现词不达意,但是方向上不会有什么巨大差异。”

三号说道:“我对语言学了解的不多,但是宏观对应微观在情理上至少说的通。

而且从我们的探测器变成画这一点来看,是否意味着宏观物体因为某些原因被转换成为了微观物质。

这也能解释得通为什么都是静态的。

这其中包含的许多宏观信息都丢失了。”

二号突然说道:“转换成微观状态?这个解释是不是有些牵强?”

思旭也同样表示怀疑,于是他说道:“二号说的对,如果转换成为了微观物质,那为什么画面中还能看到它的本体?”二号指着那两个探测器的图像说道。

“二号大人有所误解,这里说的微观并非是说它们都被转换成了为了微观粒子。

毕竟所有的宏观物质都是由微观物质组合成为的。

这里更多的是说它们呈现出一种微观粒子的状态。

比如在宏观层面上进行纬度上的收缩,表现出某些维度上的信息丢失,以至于呈现出类似二维结构的形态。

如果我们能够找到逆向补充丢失信息的办法,理论上这些物体都会重新宏观化,变成我们熟悉的立体结构。”

虽然一号拥有一定程度的科学素养,但是面对如此高深的内容他也只能无奈的放弃参与进去的想法。

不过他倒是一针见血的提出了一个问题。

“那这幅画究竟是一个纯粹的二维画面?还是某种空间结构的入口?”

二号与三号对视一下然后说道:“我认为是是一个纯粹的二维实体。

而三号则坚持道:“我个人认为这是某种空间结构的入口。”

思旭不由得头疼起来,这还是盖亚文明内部两个顶尖科学家因为见解不同而出现争执。

一号十分担心二号和三号因为见解不同而产生觊觎于是他说道:

“不如先把这个问题放一放,我觉得在现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与这幅画进行交流。

或许我们可以从其它透露出来的消息中找到答案也说不一定呢!”

“是的,就如一号说的那样,我们目前没有直接证据可以支撑你们两位之中的任何一个说法。

不过我们就继续问问看!”

说着思旭在次向画中发送了信息。

“你是谁?守墓人是谁?你是活的吗?”

这一次回答的速度来的很快。

“我是守墓者,背负了监督守卫工作的守墓人,我既不是死的也不是活的。”

“非死非活?这让我想到了主人母文明中那只名叫薛定谔的猫了。”一号感叹了一句。

思旭纠正道:“薛定谔的猫是一名叫薛定谔的人提出的一只用于思想实验的猫,而非真实存在。

并且薛定谔的猫是即死即活,不是非死非活。”说道这思旭不由得想到了自己。

因为在他的意识中,非死非活描述的应该是跟自己一样或相类似的存在。

比如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虽然思旭总是在悄然之间提升它的权限。

可是符合墓地守卫者的标准只有这一种了。

于是思旭问道:“你是一个AI吗?”

画布没有回答。

于是思旭换了一种问法:“你是墓地主人创造出来的智慧体吗?”

这一次对方很快就进行了回答。

“守墓者是智慧体,守墓者非死非活。”

“原来这是一个智能程序。不过很显然它跟我们的智能程序有很大差别。

并且似乎对方的自主程序非常高啊!”

听到一号这么说,思旭心里不由得想到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

论说自由度以及智慧程度,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完全无法与守墓者相比。

但是论权利以及能做的事,估计这三人永远也无法想到,只要思旭的一句命令,这个智能程序就会以计算系统认为的最高效模式将目标物彻底清除殆尽。

“二号大人有所误解,这里说的微观并非是说它们都被转换成了为了微观粒子。

毕竟所有的宏观物质都是由微观物质组合成为的。

这里更多的是说它们呈现出一种微观粒子的状态。

比如在宏观层面上进行纬度上的收缩,表现出某些维度上的信息丢失,以至于呈现出类似二维结构的形态。

如果我们能够找到逆向补充丢失信息的办法,理论上这些物体都会重新宏观化,变成我们熟悉的立体结构。”

虽然一号拥有一定程度的科学素养,但是面对如此高深的内容他也只能无奈的放弃参与进去的想法。

不过他倒是一针见血的提出了一个问题。

“那这幅画究竟是一个纯粹的二维画面?还是某种空间结构的入口?”

二号与三号对视一下然后说道:“我认为是是一个纯粹的二维实体。

而三号则坚持道:“我个人认为这是某种空间结构的入口。”

思旭不由得头疼起来,这还是盖亚文明内部两个顶尖科学家因为见解不同而出现争执。

一号十分担心二号和三号因为见解不同而产生觊觎于是他说道:

“不如先把这个问题放一放,我觉得在现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与这幅画进行交流。

或许我们可以从其它透露出来的消息中找到答案也说不一定呢!”

“是的,就如一号说的那样,我们目前没有直接证据可以支撑你们两位之中的任何一个说法。

不过我们就继续问问看!”

说着思旭在次向画中发送了信息。

“你是谁?守墓人是谁?你是活的吗?”

这一次回答的速度来的很快。

“我是守墓者,背负了监督守卫工作的守墓人,我既不是死的也不是活的。”

“非死非活?这让我想到了主人母文明中那只名叫薛定谔的猫了。”一号感叹了一句。

思旭纠正道:“薛定谔的猫是一名叫薛定谔的人提出的一只用于思想实验的猫,而非真实存在。

并且薛定谔的猫是即死即活,不是非死非活。”说道这思旭不由得想到了自己。

因为在他的意识中,非死非活描述的应该是跟自己一样或相类似的存在。

比如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虽然思旭总是在悄然之间提升它的权限。

可是符合墓地守卫者的标准只有这一种了。

于是思旭问道:“你是一个AI吗?”

画布没有回答。

于是思旭换了一种问法:“你是墓地主人创造出来的智慧体吗?”

这一次对方很快就进行了回答。

“守墓者是智慧体,守墓者非死非活。”

“原来这是一个智能程序。不过很显然它跟我们的智能程序有很大差别。

并且似乎对方的自主程序非常高啊!”

听到一号这么说,思旭心里不由得想到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

论说自由度以及智慧程度,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完全无法与守墓者相比。

但是论权利以及能做的事,估计这三人永远也无法想到,只要思旭的一句命令,这个智能程序就会以计算系统认为的最高效模式将目标物彻底清除殆尽。

“二号大人有所误解,这里说的微观并非是说它们都被转换成了为了微观粒子。

毕竟所有的宏观物质都是由微观物质组合成为的。

这里更多的是说它们呈现出一种微观粒子的状态。

比如在宏观层面上进行纬度上的收缩,表现出某些维度上的信息丢失,以至于呈现出类似二维结构的形态。

如果我们能够找到逆向补充丢失信息的办法,理论上这些物体都会重新宏观化,变成我们熟悉的立体结构。”

虽然一号拥有一定程度的科学素养,但是面对如此高深的内容他也只能无奈的放弃参与进去的想法。

不过他倒是一针见血的提出了一个问题。

“那这幅画究竟是一个纯粹的二维画面?还是某种空间结构的入口?”

二号与三号对视一下然后说道:“我认为是是一个纯粹的二维实体。

而三号则坚持道:“我个人认为这是某种空间结构的入口。”

思旭不由得头疼起来,这还是盖亚文明内部两个顶尖科学家因为见解不同而出现争执。

一号十分担心二号和三号因为见解不同而产生觊觎于是他说道:

“不如先把这个问题放一放,我觉得在现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与这幅画进行交流。

或许我们可以从其它透露出来的消息中找到答案也说不一定呢!”

“是的,就如一号说的那样,我们目前没有直接证据可以支撑你们两位之中的任何一个说法。

不过我们就继续问问看!”

说着思旭在次向画中发送了信息。

“你是谁?守墓人是谁?你是活的吗?”

这一次回答的速度来的很快。

“我是守墓者,背负了监督守卫工作的守墓人,我既不是死的也不是活的。”

“非死非活?这让我想到了主人母文明中那只名叫薛定谔的猫了。”一号感叹了一句。

思旭纠正道:“薛定谔的猫是一名叫薛定谔的人提出的一只用于思想实验的猫,而非真实存在。

并且薛定谔的猫是即死即活,不是非死非活。”说道这思旭不由得想到了自己。

因为在他的意识中,非死非活描述的应该是跟自己一样或相类似的存在。

比如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虽然思旭总是在悄然之间提升它的权限。

可是符合墓地守卫者的标准只有这一种了。

于是思旭问道:“你是一个AI吗?”

画布没有回答。

于是思旭换了一种问法:“你是墓地主人创造出来的智慧体吗?”

这一次对方很快就进行了回答。

“守墓者是智慧体,守墓者非死非活。”

“原来这是一个智能程序。不过很显然它跟我们的智能程序有很大差别。

并且似乎对方的自主程序非常高啊!”

听到一号这么说,思旭心里不由得想到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

论说自由度以及智慧程度,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完全无法与守墓者相比。

但是论权利以及能做的事,估计这三人永远也无法想到,只要思旭的一句命令,这个智能程序就会以计算系统认为的最高效模式将目标物彻底清除殆尽。

“二号大人有所误解,这里说的微观并非是说它们都被转换成了为了微观粒子。

毕竟所有的宏观物质都是由微观物质组合成为的。

这里更多的是说它们呈现出一种微观粒子的状态。

比如在宏观层面上进行纬度上的收缩,表现出某些维度上的信息丢失,以至于呈现出类似二维结构的形态。

如果我们能够找到逆向补充丢失信息的办法,理论上这些物体都会重新宏观化,变成我们熟悉的立体结构。”

虽然一号拥有一定程度的科学素养,但是面对如此高深的内容他也只能无奈的放弃参与进去的想法。

不过他倒是一针见血的提出了一个问题。

“那这幅画究竟是一个纯粹的二维画面?还是某种空间结构的入口?”

二号与三号对视一下然后说道:“我认为是是一个纯粹的二维实体。

而三号则坚持道:“我个人认为这是某种空间结构的入口。”

思旭不由得头疼起来,这还是盖亚文明内部两个顶尖科学家因为见解不同而出现争执。

一号十分担心二号和三号因为见解不同而产生觊觎于是他说道:

“不如先把这个问题放一放,我觉得在现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与这幅画进行交流。

或许我们可以从其它透露出来的消息中找到答案也说不一定呢!”

“是的,就如一号说的那样,我们目前没有直接证据可以支撑你们两位之中的任何一个说法。

不过我们就继续问问看!”

说着思旭在次向画中发送了信息。

“你是谁?守墓人是谁?你是活的吗?”

这一次回答的速度来的很快。

“我是守墓者,背负了监督守卫工作的守墓人,我既不是死的也不是活的。”

“非死非活?这让我想到了主人母文明中那只名叫薛定谔的猫了。”一号感叹了一句。

思旭纠正道:“薛定谔的猫是一名叫薛定谔的人提出的一只用于思想实验的猫,而非真实存在。

并且薛定谔的猫是即死即活,不是非死非活。”说道这思旭不由得想到了自己。

因为在他的意识中,非死非活描述的应该是跟自己一样或相类似的存在。

比如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虽然思旭总是在悄然之间提升它的权限。

可是符合墓地守卫者的标准只有这一种了。

于是思旭问道:“你是一个AI吗?”

画布没有回答。

于是思旭换了一种问法:“你是墓地主人创造出来的智慧体吗?”

这一次对方很快就进行了回答。

“守墓者是智慧体,守墓者非死非活。”

“原来这是一个智能程序。不过很显然它跟我们的智能程序有很大差别。

并且似乎对方的自主程序非常高啊!”

听到一号这么说,思旭心里不由得想到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

论说自由度以及智慧程度,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完全无法与守墓者相比。

但是论权利以及能做的事,估计这三人永远也无法想到,只要思旭的一句命令,这个智能程序就会以计算系统认为的最高效模式将目标物彻底清除殆尽。

“二号大人有所误解,这里说的微观并非是说它们都被转换成了为了微观粒子。

毕竟所有的宏观物质都是由微观物质组合成为的。

这里更多的是说它们呈现出一种微观粒子的状态。

比如在宏观层面上进行纬度上的收缩,表现出某些维度上的信息丢失,以至于呈现出类似二维结构的形态。

如果我们能够找到逆向补充丢失信息的办法,理论上这些物体都会重新宏观化,变成我们熟悉的立体结构。”

虽然一号拥有一定程度的科学素养,但是面对如此高深的内容他也只能无奈的放弃参与进去的想法。

不过他倒是一针见血的提出了一个问题。

“那这幅画究竟是一个纯粹的二维画面?还是某种空间结构的入口?”

二号与三号对视一下然后说道:“我认为是是一个纯粹的二维实体。

而三号则坚持道:“我个人认为这是某种空间结构的入口。”

思旭不由得头疼起来,这还是盖亚文明内部两个顶尖科学家因为见解不同而出现争执。

一号十分担心二号和三号因为见解不同而产生觊觎于是他说道:

“不如先把这个问题放一放,我觉得在现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与这幅画进行交流。

或许我们可以从其它透露出来的消息中找到答案也说不一定呢!”

“是的,就如一号说的那样,我们目前没有直接证据可以支撑你们两位之中的任何一个说法。

不过我们就继续问问看!”

说着思旭在次向画中发送了信息。

“你是谁?守墓人是谁?你是活的吗?”

这一次回答的速度来的很快。

“我是守墓者,背负了监督守卫工作的守墓人,我既不是死的也不是活的。”

“非死非活?这让我想到了主人母文明中那只名叫薛定谔的猫了。”一号感叹了一句。

思旭纠正道:“薛定谔的猫是一名叫薛定谔的人提出的一只用于思想实验的猫,而非真实存在。

并且薛定谔的猫是即死即活,不是非死非活。”说道这思旭不由得想到了自己。

因为在他的意识中,非死非活描述的应该是跟自己一样或相类似的存在。

比如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虽然思旭总是在悄然之间提升它的权限。

可是符合墓地守卫者的标准只有这一种了。

于是思旭问道:“你是一个AI吗?”

画布没有回答。

于是思旭换了一种问法:“你是墓地主人创造出来的智慧体吗?”

这一次对方很快就进行了回答。

“守墓者是智慧体,守墓者非死非活。”

“原来这是一个智能程序。不过很显然它跟我们的智能程序有很大差别。

并且似乎对方的自主程序非常高啊!”

听到一号这么说,思旭心里不由得想到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

论说自由度以及智慧程度,盖亚文明的智能程序完全无法与守墓者相比。

但是论权利以及能做的事,估计这三人永远也无法想到,只要思旭的一句命令,这个智能程序就会以计算系统认为的最高效模式将目标物彻底清除殆尽。

“二号大人有所误解,这里说的微观并非是说它们都被转换成了为了微观粒子。

毕竟所有的宏观物质都是由微观物质组合成为的。

这里更多的是说它们呈现出一种微观粒子的状态。

比如在宏观层面上进行纬度上的收缩,表现出某些维度上的信息丢失,以至于呈现出类似二维结构的形态。

如果我们能够找到逆向补充丢失信息的办法,理论上这些物体都会重新宏观化,变成我们熟悉的立体结构。”

虽然一号拥有一定程度的科学素养,但是面对如此高深的内容他也只能无奈的放弃参与进去的想法。

不过他倒是一针见血的提出了一个问题。

“那这幅画究竟是一个纯粹的二维画面?还是某种空间结构的入口?”

二号与三号对视一下然后说道:“我认为是是一个纯粹的二维实体。

而三号则坚持道:“我个人认为这是某种空间结构的入口。”

思旭不由得头疼起来,这还是盖亚文明内部两个顶尖科学家因为见解不同而出现争执。

一号十分担心二号和三号因为见解不同而产生觊觎于是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