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睿王之死

重元六年春,睿王在收到朝廷的十几道旨意之后,强行出兵进攻李神通。

很快,双方在陇东发生了激烈的混战。

此时的李神通大军,在秦赢的指挥下。战士激情高涨,阵法严谨,军纪严明。反观睿王爷这边,完全靠着重甲骑兵支撑。

自从谢晃和李仓二人当政之后,他们对睿王爷的军饷克扣。后方粮草支援减少,让睿王痛苦不已。而且贾玉儿集结大军进攻卫州,睿王爷不得不调兵驰援卫州。

这样一来二去,睿王爷的战斗力大打折扣。而且陇东之战,很快就被秦禹给搞成了决战。

双方几乎是杀红了眼睛,为了对付一千重甲骑兵。秦禹集结了三万骑兵,采取车轮战对付他们。很快,重甲骑兵纷纷体力不支,开始节节败退。

睿王爷不得不选择撤退,将大军撤回到了关中平原。

然而秦禹毕竟是大将军,早就猜到了睿王爷的撤退路线。他让河朔大都督姚承,带领河朔军千里奔袭,在关中平原设伏。

一场大规模的剿杀,让睿王爷始料未及。此时已经精疲力尽的重甲骑兵,纷纷再次上马再战。

很显然,姚承早就研究了重甲骑兵的优势和劣势。他采取小规模的灵活作战,目的是拖垮敌人。而面对重甲骑兵的集体冲锋,他采取避其锋芒。

平原茫茫,姚承的河朔骑兵全部都是两匹三匹战马的配置。他们的目的就是保持灵活和机动性,让重甲骑兵无法奈何他们。

至于说那些其他骑兵和步兵弩兵,反而成为河朔骑兵的猎物。他们来回穿梭各个行军队伍,采取小打小闹。一有机会,猛地啃上一大口。

这下,睿王爷已经感觉到体力不支,精疲力尽了。

雍州城就在眼前,就是逾越不了。重甲骑兵损兵折将,只剩下几百人骑。睿王看着他们满脸的疲惫,疲于奔命。他也是无可奈何,不由得仰天哀叹。

“苍天啊,为何要如此不公平?我大虞朝几百年的基业,难道就要毁于一旦吗?可叹可惜,虞朝人才凋零。小人当道,佞臣受宠。陛下,您就睁眼看看这天下吧。”

其实他哪里知道,此时的重元帝,早就盼望着睿王爷能够兵败。因为他这些年早就秘密组建了大军,蠢蠢欲动。只是他想耗尽虞朝最后的气脉,然后才能彻底走上黑暗的道路。

谢晃和李仓之流,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家国天下。他们想着依靠着虞朝这棵大树,为自己捞取特权和政治资本。对于睿王爷的平叛大军,他们也是极尽人事之苛刻。

反正只有睿王兵败,他们才能真正的掌控实权。谢晃让李仓坐镇卫州,抵御贾玉儿的大军。

可是他哪里知道,兰陵长恭的轻骑兵突袭了卫州以西之地。很快,卫州成为一座孤城。而李灿也变得没有骨气,早就选择弃城而逃了。

守将逃走,卫州很快城破。兰陵长恭占据卫州,饮马大河岸边。一时间,虞朝上下震动。

此时陷入绝境的睿王爷,已经没有了继续战斗的勇气。但是身为皇族后裔,他是断然不可能被擒拿或者投降的。况且他也不会选择放弃大军逃走,回到朝廷遭受百官的冷落指点。

思来想去,睿王爷知道自己必须要将生命留在这里。虽然他有很多的不舍,最为主要的是他没能力挽狂澜,拯救虞朝于大厦将倾。

他看着被猎杀的所剩无几的重甲骑兵,看着尸横遍野,他笑了。

这是一种绝望的笑,笑的声嘶力竭。没有想到,在虞朝内乱的第二年,号称有虞朝的保国柱石的睿王爷。也不得不面对人生最后的落幕时刻。

随着最后一位重甲骑兵的惨死刀枪之下,睿王爷拔出来宝剑。他看向了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然后将宝剑抹过脖颈。随着一注鲜血喷涌而出,一代大将军,虞朝的擎天柱臣睿王爷,结束了他短暂而辉煌的一生。

睿王爷自刎而死,河朔大都督姚承亲自来到了他的尸体旁。为他擦拭身体,擦干净盔甲,将他葬于关内平原的最高处。

很快,睿王爷的死传到了京城。与此同时,卫州的失利几乎是同时传来。

这下,谢晃和李仓二人十分着急了。他们赶紧找到高球,商议如何向重元帝禀告。

此时的高球,正躺在几名宫女的怀里吃水果。他斜眼看了看二人,说道:“你们一个是丞相,一个是五军都督府大都督。这朝廷的大事,还是要你们拿主意。陛下那边,我可以替你们保密,但是保密多久,我也不知道啊。”

谢晃连忙说道:“这个好办,这个好办。公公,劳烦您先保密。我们即刻整顿兵马,再夺回失地。”

高球冷笑一声,问道:“你们还能组织多少兵马?”

李仓瞬间哑口无言,说道:“这,这,这。”

谢晃着急的怼道:“五军都督府,还是可以凑够十万大军的。公公,劳烦您替我们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

李仓听到这话,脸都绿了。退出来高球的房间,在宫内长廊内。李仓有点着急了,怒道:“谢大人,我上哪里给你整出来十万大军?现在江南和徐州、扬州闹得很凶,巴蜀和荆州也是自顾不暇。我,我上哪里召集大军?”

谢晃当即说道:“你可以召集虞朝的世家大族,他们的门人兵丁不下十万。让他们出兵,否则就以谋反罪论处。”

李仓叹息一声,说道:“世家大族,比那些各门各派都难对付。我,我是无可奈何。反正五军都督府就这样,大不了你可以撤掉我的大都督之职。”

“你,我,我找李灿商议这件事,竖子不足与谋。”谢晃怒气冲冲,离开了长廊。

李仓看着谢晃远去,怒道:“我呸,你算个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李仓见状,立即大声呵斥道:“何人,何人竟敢闯进皇宫?”

李仓四下查看,没有发现任何人。就在他打算离开之际,只见自己前面凭空出现一人。

李仓见状,当即吓得下跪不起。

思来想去,睿王爷知道自己必须要将生命留在这里。虽然他有很多的不舍,最为主要的是他没能力挽狂澜,拯救虞朝于大厦将倾。

他看着被猎杀的所剩无几的重甲骑兵,看着尸横遍野,他笑了。

这是一种绝望的笑,笑的声嘶力竭。没有想到,在虞朝内乱的第二年,号称有虞朝的保国柱石的睿王爷。也不得不面对人生最后的落幕时刻。

随着最后一位重甲骑兵的惨死刀枪之下,睿王爷拔出来宝剑。他看向了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然后将宝剑抹过脖颈。随着一注鲜血喷涌而出,一代大将军,虞朝的擎天柱臣睿王爷,结束了他短暂而辉煌的一生。

睿王爷自刎而死,河朔大都督姚承亲自来到了他的尸体旁。为他擦拭身体,擦干净盔甲,将他葬于关内平原的最高处。

很快,睿王爷的死传到了京城。与此同时,卫州的失利几乎是同时传来。

这下,谢晃和李仓二人十分着急了。他们赶紧找到高球,商议如何向重元帝禀告。

此时的高球,正躺在几名宫女的怀里吃水果。他斜眼看了看二人,说道:“你们一个是丞相,一个是五军都督府大都督。这朝廷的大事,还是要你们拿主意。陛下那边,我可以替你们保密,但是保密多久,我也不知道啊。”

谢晃连忙说道:“这个好办,这个好办。公公,劳烦您先保密。我们即刻整顿兵马,再夺回失地。”

高球冷笑一声,问道:“你们还能组织多少兵马?”

李仓瞬间哑口无言,说道:“这,这,这。”

谢晃着急的怼道:“五军都督府,还是可以凑够十万大军的。公公,劳烦您替我们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

李仓听到这话,脸都绿了。退出来高球的房间,在宫内长廊内。李仓有点着急了,怒道:“谢大人,我上哪里给你整出来十万大军?现在江南和徐州、扬州闹得很凶,巴蜀和荆州也是自顾不暇。我,我上哪里召集大军?”

谢晃当即说道:“你可以召集虞朝的世家大族,他们的门人兵丁不下十万。让他们出兵,否则就以谋反罪论处。”

李仓叹息一声,说道:“世家大族,比那些各门各派都难对付。我,我是无可奈何。反正五军都督府就这样,大不了你可以撤掉我的大都督之职。”

“你,我,我找李灿商议这件事,竖子不足与谋。”谢晃怒气冲冲,离开了长廊。

李仓看着谢晃远去,怒道:“我呸,你算个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李仓见状,立即大声呵斥道:“何人,何人竟敢闯进皇宫?”

李仓四下查看,没有发现任何人。就在他打算离开之际,只见自己前面凭空出现一人。

李仓见状,当即吓得下跪不起。

思来想去,睿王爷知道自己必须要将生命留在这里。虽然他有很多的不舍,最为主要的是他没能力挽狂澜,拯救虞朝于大厦将倾。

他看着被猎杀的所剩无几的重甲骑兵,看着尸横遍野,他笑了。

这是一种绝望的笑,笑的声嘶力竭。没有想到,在虞朝内乱的第二年,号称有虞朝的保国柱石的睿王爷。也不得不面对人生最后的落幕时刻。

随着最后一位重甲骑兵的惨死刀枪之下,睿王爷拔出来宝剑。他看向了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然后将宝剑抹过脖颈。随着一注鲜血喷涌而出,一代大将军,虞朝的擎天柱臣睿王爷,结束了他短暂而辉煌的一生。

睿王爷自刎而死,河朔大都督姚承亲自来到了他的尸体旁。为他擦拭身体,擦干净盔甲,将他葬于关内平原的最高处。

很快,睿王爷的死传到了京城。与此同时,卫州的失利几乎是同时传来。

这下,谢晃和李仓二人十分着急了。他们赶紧找到高球,商议如何向重元帝禀告。

此时的高球,正躺在几名宫女的怀里吃水果。他斜眼看了看二人,说道:“你们一个是丞相,一个是五军都督府大都督。这朝廷的大事,还是要你们拿主意。陛下那边,我可以替你们保密,但是保密多久,我也不知道啊。”

谢晃连忙说道:“这个好办,这个好办。公公,劳烦您先保密。我们即刻整顿兵马,再夺回失地。”

高球冷笑一声,问道:“你们还能组织多少兵马?”

李仓瞬间哑口无言,说道:“这,这,这。”

谢晃着急的怼道:“五军都督府,还是可以凑够十万大军的。公公,劳烦您替我们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

李仓听到这话,脸都绿了。退出来高球的房间,在宫内长廊内。李仓有点着急了,怒道:“谢大人,我上哪里给你整出来十万大军?现在江南和徐州、扬州闹得很凶,巴蜀和荆州也是自顾不暇。我,我上哪里召集大军?”

谢晃当即说道:“你可以召集虞朝的世家大族,他们的门人兵丁不下十万。让他们出兵,否则就以谋反罪论处。”

李仓叹息一声,说道:“世家大族,比那些各门各派都难对付。我,我是无可奈何。反正五军都督府就这样,大不了你可以撤掉我的大都督之职。”

“你,我,我找李灿商议这件事,竖子不足与谋。”谢晃怒气冲冲,离开了长廊。

李仓看着谢晃远去,怒道:“我呸,你算个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李仓见状,立即大声呵斥道:“何人,何人竟敢闯进皇宫?”

李仓四下查看,没有发现任何人。就在他打算离开之际,只见自己前面凭空出现一人。

李仓见状,当即吓得下跪不起。

思来想去,睿王爷知道自己必须要将生命留在这里。虽然他有很多的不舍,最为主要的是他没能力挽狂澜,拯救虞朝于大厦将倾。

他看着被猎杀的所剩无几的重甲骑兵,看着尸横遍野,他笑了。

这是一种绝望的笑,笑的声嘶力竭。没有想到,在虞朝内乱的第二年,号称有虞朝的保国柱石的睿王爷。也不得不面对人生最后的落幕时刻。

随着最后一位重甲骑兵的惨死刀枪之下,睿王爷拔出来宝剑。他看向了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然后将宝剑抹过脖颈。随着一注鲜血喷涌而出,一代大将军,虞朝的擎天柱臣睿王爷,结束了他短暂而辉煌的一生。

睿王爷自刎而死,河朔大都督姚承亲自来到了他的尸体旁。为他擦拭身体,擦干净盔甲,将他葬于关内平原的最高处。

很快,睿王爷的死传到了京城。与此同时,卫州的失利几乎是同时传来。

这下,谢晃和李仓二人十分着急了。他们赶紧找到高球,商议如何向重元帝禀告。

此时的高球,正躺在几名宫女的怀里吃水果。他斜眼看了看二人,说道:“你们一个是丞相,一个是五军都督府大都督。这朝廷的大事,还是要你们拿主意。陛下那边,我可以替你们保密,但是保密多久,我也不知道啊。”

谢晃连忙说道:“这个好办,这个好办。公公,劳烦您先保密。我们即刻整顿兵马,再夺回失地。”

高球冷笑一声,问道:“你们还能组织多少兵马?”

李仓瞬间哑口无言,说道:“这,这,这。”

谢晃着急的怼道:“五军都督府,还是可以凑够十万大军的。公公,劳烦您替我们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

李仓听到这话,脸都绿了。退出来高球的房间,在宫内长廊内。李仓有点着急了,怒道:“谢大人,我上哪里给你整出来十万大军?现在江南和徐州、扬州闹得很凶,巴蜀和荆州也是自顾不暇。我,我上哪里召集大军?”

谢晃当即说道:“你可以召集虞朝的世家大族,他们的门人兵丁不下十万。让他们出兵,否则就以谋反罪论处。”

李仓叹息一声,说道:“世家大族,比那些各门各派都难对付。我,我是无可奈何。反正五军都督府就这样,大不了你可以撤掉我的大都督之职。”

“你,我,我找李灿商议这件事,竖子不足与谋。”谢晃怒气冲冲,离开了长廊。

李仓看着谢晃远去,怒道:“我呸,你算个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李仓见状,立即大声呵斥道:“何人,何人竟敢闯进皇宫?”

李仓四下查看,没有发现任何人。就在他打算离开之际,只见自己前面凭空出现一人。

李仓见状,当即吓得下跪不起。

思来想去,睿王爷知道自己必须要将生命留在这里。虽然他有很多的不舍,最为主要的是他没能力挽狂澜,拯救虞朝于大厦将倾。

他看着被猎杀的所剩无几的重甲骑兵,看着尸横遍野,他笑了。

这是一种绝望的笑,笑的声嘶力竭。没有想到,在虞朝内乱的第二年,号称有虞朝的保国柱石的睿王爷。也不得不面对人生最后的落幕时刻。

随着最后一位重甲骑兵的惨死刀枪之下,睿王爷拔出来宝剑。他看向了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然后将宝剑抹过脖颈。随着一注鲜血喷涌而出,一代大将军,虞朝的擎天柱臣睿王爷,结束了他短暂而辉煌的一生。

睿王爷自刎而死,河朔大都督姚承亲自来到了他的尸体旁。为他擦拭身体,擦干净盔甲,将他葬于关内平原的最高处。

很快,睿王爷的死传到了京城。与此同时,卫州的失利几乎是同时传来。

这下,谢晃和李仓二人十分着急了。他们赶紧找到高球,商议如何向重元帝禀告。

此时的高球,正躺在几名宫女的怀里吃水果。他斜眼看了看二人,说道:“你们一个是丞相,一个是五军都督府大都督。这朝廷的大事,还是要你们拿主意。陛下那边,我可以替你们保密,但是保密多久,我也不知道啊。”

谢晃连忙说道:“这个好办,这个好办。公公,劳烦您先保密。我们即刻整顿兵马,再夺回失地。”

高球冷笑一声,问道:“你们还能组织多少兵马?”

李仓瞬间哑口无言,说道:“这,这,这。”

谢晃着急的怼道:“五军都督府,还是可以凑够十万大军的。公公,劳烦您替我们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

李仓听到这话,脸都绿了。退出来高球的房间,在宫内长廊内。李仓有点着急了,怒道:“谢大人,我上哪里给你整出来十万大军?现在江南和徐州、扬州闹得很凶,巴蜀和荆州也是自顾不暇。我,我上哪里召集大军?”

谢晃当即说道:“你可以召集虞朝的世家大族,他们的门人兵丁不下十万。让他们出兵,否则就以谋反罪论处。”

李仓叹息一声,说道:“世家大族,比那些各门各派都难对付。我,我是无可奈何。反正五军都督府就这样,大不了你可以撤掉我的大都督之职。”

“你,我,我找李灿商议这件事,竖子不足与谋。”谢晃怒气冲冲,离开了长廊。

李仓看着谢晃远去,怒道:“我呸,你算个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李仓见状,立即大声呵斥道:“何人,何人竟敢闯进皇宫?”

李仓四下查看,没有发现任何人。就在他打算离开之际,只见自己前面凭空出现一人。

李仓见状,当即吓得下跪不起。

思来想去,睿王爷知道自己必须要将生命留在这里。虽然他有很多的不舍,最为主要的是他没能力挽狂澜,拯救虞朝于大厦将倾。

他看着被猎杀的所剩无几的重甲骑兵,看着尸横遍野,他笑了。

这是一种绝望的笑,笑的声嘶力竭。没有想到,在虞朝内乱的第二年,号称有虞朝的保国柱石的睿王爷。也不得不面对人生最后的落幕时刻。

随着最后一位重甲骑兵的惨死刀枪之下,睿王爷拔出来宝剑。他看向了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然后将宝剑抹过脖颈。随着一注鲜血喷涌而出,一代大将军,虞朝的擎天柱臣睿王爷,结束了他短暂而辉煌的一生。

睿王爷自刎而死,河朔大都督姚承亲自来到了他的尸体旁。为他擦拭身体,擦干净盔甲,将他葬于关内平原的最高处。

很快,睿王爷的死传到了京城。与此同时,卫州的失利几乎是同时传来。

这下,谢晃和李仓二人十分着急了。他们赶紧找到高球,商议如何向重元帝禀告。